易中天:曹操从未说过“挟天子令诸侯”

奇迹重生 时间:2019-12-01 08:35:13

  本来此话的最早版本,来自袁绍的谋士沮授(沮读如居)和田丰。沮授的说法,是“挟天子而令诸侯,畜士马以讨不庭”;田丰的说法,则是“挟天子以令诸侯,四海可指麾而定”。这是所有人对袁绍的首倡。[14]

  看来,袁绍大众简直从一出手就境地不高。相反,曹操这边则不光有毛玠的“奉天子以令不臣”,再有荀彧的三大纲目:奉主上以从民望,秉至公以服雄杰,扶弘义乃至秀丽。荀彧说,有此大顺、大意和大德,就名正言顺,气壮山河,无往而不胜。[15]

  显明,荀彧着眼于义,沮授着眼于利。荀彧永远紧扣一个沉心:捍卫现任皇帝就是保卫国度统一,这是“大义”。沮授则屡屡强调一个策略:操纵现任皇帝就能占有政治成本,这是“大利”。

  谋士的风格即是店主的品位。沮授晓之以利,解谈袁绍重利;荀彧晓之以义,阐明曹操重义。起码正在那时,曹操是重义的,或装作重义的体式。

  但是,任何讲法和确定都是双刃剑。毛玠和荀彧设定的准确政事和正义灯号,给曹操戴上了高帽子,也套上了紧箍咒,使谁终其一生都不敢公开称帝。惟恐恰是因为这个意思,曹操执政心膨胀时对所有人发生了憎恨。荀彧被逼寻短见,毛玠也下了大狱,差一点死掉。

  沮授是袁绍从韩馥手里骗得冀州之后,趁便回收的谋士之一。谁投靠袁绍后,两人有过一次措辞。正如毛玠的措辞是“曹操版”的《隆中对》,沮授的言语也可以算作“袁绍版”的,并且叙得文采飞腾──

  将军弱冠登朝,则播名海内;值废立之际,则忠义奋发;单骑出奔,则董卓怀怖;济河而北,则勃海泥首。振一郡之卒,撮冀州之众,威震河朔,名重天地。虽黄巾猾乱,黑山疯狂,举军东向,则青州可定;还讨黑山,则张燕可灭;回众北首,则公孙必丧;震胁戎狄,则匈奴必从。横大河之北,合四州之地,收铁汉之才,拥百万之众,迎台端于西京,复宗庙于洛邑,号召寰宇,以讨未复。以此争锋,他能敌之?等到数年,此功不难。

  这席话说得袁绍热血欢跃,当即呈现“此吾心也”。惋惜袁绍概略只听进去了那些溢美之词,沮授最愿望的迎奉皇帝和复兴社稷却并未实验。[16]

  因此,正在曹操迎奉皇帝之前不久,沮授再次提出“挟皇帝而令诸侯,畜士马以讨不庭”的战略,然而遭到其他人驳倒。他认为,东汉王朝眼看就要完蛋,民众都在染指华夏。与其把天子弄到身边,不如先到手为王。[17]

版权声明: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,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,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,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:123456789@qq.com,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。

热门文章